伏威:都是《转法轮》造的孽

反邪教虚拟社区2018/05/13

陆士寅,1938年5月28日生,家住上海浦东,原是一家大厂的技术工人,是厂里出了名的聪明好学的技术革新能手,我们都叫他陆师傅,在里弄里,也是个耿直善良、性格倔强、做事认真的本分之人,受到邻里的尊重。

1998年5月,陆师傅退休回家,跟大多数老年人一样,也一心想强身健体、颐养天年,还要照顾家庭、体贴老伴、带好孙子,于是就到公园里去锻炼身体了。不料,就偏偏练上了法轮功,而且还一练就上了瘾。因为陆师傅听说“练法轮功不仅能‘消业祛百病’,还能为全家谋福,等将来上了‘层次’,功德‘圆满’了,还能‘成仙成佛’……”所以就信以为真了。不久,陆师傅还学上了所谓的“法”,以致到处打听寻找,觅来了书籍、音响资料和光盘、练功坐垫及工具有好几套,很快加入集体练功交流,感悟所谓的“法”了。

陆师傅平时做事非常认真,练功“学法”自然也十分“刻苦”。“学法”“精进”,还真有他高级技工之特点,也不是一般人所能及的。他行不忘功、言不离法,那本《转法轮》被他抄写有数十遍,背诵更是不计其数。并到了练功时常常感到法轮在身体中转动,且已“开天目”,成为 “上层次”的大法弟子。“师父”的法身无所不在,他的身形体态有些让人生畏,见到他仿佛就看到“师父”李洪志;他熟读《转法轮》, 凭着绘声绘色语言的天赋,与他交流练功体会似乎就在聆听“师父”的教诲。那时,周围的功友都对他十分“崇拜”,陆师傅更是加倍练功学法,还时常在练功学法的一瞬间,仿佛还看到了“一片金光”,自诩:自己已不是肉身了,已经获得了“师父”的“法身”保护。

1999年下半年,政府宣布取缔法轮功。迫于社会压力,碍于家人监督,陆师傅也在无奈中答应:不再习练法轮功了,并上缴了练功用具和一些书籍。以后的几年里,也真没有看到陆师傅在公开场合参加过什么法轮功的活动。其实,陆师傅的心里一直都不快乐,在背地里还偷偷地练功和看书“学法”,只是不让家人看到而已。那时的陆师傅,情绪时好时坏,总是神神秘秘地东躲西藏地练功和看法轮功书籍。还经常在“信与不信、练与不练法轮功”上矛盾着。

就这样到了2005年上半年,陆师傅经常腹泻、不舒服。陆师母和儿子儿媳经常问他,是哪里病了?还劝他到医院去看病,反正有劳保。陆师傅总是说,没事,一会就会好的。但日子久了,就是不见陆师傅的身体有好转。家人担心了,更是催着让陆师傅去看病,老伴、儿子儿媳和陆师傅的兄弟姐妹纷纷都来劝说陆师傅。陆师傅憋不住了,生气地说:“我们练功人,是有大法保佑的,不会生病的,那来的病啊。你们都不要再说了,不然我就跟你们过不去。”家人的劝说非但听不进去,还“威胁”老伴陆师母要除掉她这个“魔”。陆师傅在家里一直都是家长,很有威信的,陆师傅发火了,家里人自然谁也不敢再吱声了。

然而,陆师傅的病情却越来越重了,他的弟弟和连襟都看不下去了,仗着自己是平辈的身份,前来劝说陆师傅。没说几句,陆师傅发火了,说:“我的病重,这是我的“业力”重,都是你们这样来说我,妨碍我练功学法,抵消了我的‘功力’。你们以后再跟我说法轮功不好,就不要再到我家来了,滚!”

陆师傅的小连襟是个知书达理的干部,在陆师傅的心目中是有一定地位的。小连襟看到大姐夫如此的变化,身体如此的消瘦、病态,心里着急,也多次劝说,并晓之以理,动之以情。陆师傅也曾经有过松动,但三思后,又象中了魔似的,还是变了脸,说:“弟弟啊!我平时很尊重你,所以还给你面子,以后你不要再跟我谈这些了,要不然,我就不认你这个弟弟了,你也就不要进我家的门了。”

陆师傅的儿子、儿媳眼见自己的爸爸变成这样了,心急如焚,想了好多的主意,但都无效。一家人黄连拌苦胆般地陪着陆师傅熬到了2006年3月,陆师傅病得实在不成人样了,消瘦得都佝偻了起来,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他彷徨犹豫、疑惑不解。家人继续地劝说陆师傅去医院治疗。终于有一天,陆师傅坚持不住了,答应去医院了。

到了医院,一经检查,医生都傻眼了,全身的脏器都有癌细胞病变了,最大的病灶在肝脏,但原发病灶好象是在直肠,已经没法采取积极的治疗措施了,医生埋怨家属说,怎么这么晚了才来医院,以前都做什么了?如果早点治疗,不至于会是这样的。家人无言以对,最后还是央求医生对陆师傅隐瞒病情,并为之进行保守治疗。可住院三个星期后,陆师傅就离开了人世。死前,陆师傅对家人说,就是放心不下老伴啊!其他的话,他都欲言又止了。

陆师傅死后,家人在整理遗物时,发现在陆师傅的被褥和床底下藏着被他狠狠撕碎的法轮功书籍,有些还被他嚼的粉碎,这是在愤恨中做出的,更是一般情况下无法表现出来的愤恨之极。有人建议,人已经死了,既然是他生前喜欢的,就将这几本书一起烧给他吧。陆师母和儿子气愤地说,还烧给他呢,都是那该死的书害人,难道烧给他,让它到阴间里再去毒害老头子啊!宁可把它冲到马桶里,也不烧给老头子。最后家人将那几本书在抽水马桶里浸湿后,撕成粉碎后再扔进垃圾箱里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