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回来吧!——来自荷兰的家书

反邪教虚拟社区2018/05/13

编者按:潘民,1975出生,硕士,2005年到上海工作,2006年12月因从事“法轮功”违法犯罪活动而被判有期徒刑三年半。她在荷兰定居的妹妹潘静(化名),得知消息后异常痛苦和揪心,于2007年1月特地赶回国,和父亲一起到监狱探望了姐姐,劝说其脱离法轮功。她脑海中始终有个谜团,为何姐姐如此痴迷法轮功?究竟法轮功有哪些吸引姐姐的地方呢?为此,带着谜团,潘静找来《转法轮》以及宗教经典《古兰经》、《佛经》、《圣经》等,反反复复地阅读、思考,最后,以真挚的姐妹之情,写了一封情真意切的长长家书,并通过email发给办案民警转交姐姐,信中她以自己对《转法轮》与传统宗教对比思考,揭示了法轮功的荒谬之处,苦苦相劝姐姐尽快醒悟,脱离法轮功,回归正常人的生活。在各方的共同劝导下,姐姐潘民2007年4月终于转化。现将这封家书全文刊载如下:

亲爱的姐姐:

前天(3l号)姐夫回到了荷兰,我们去接了他,他特别疲惫,真的是又黑又瘦,本来个儿就小,现在看看,更小了。回来陪他坐了一下,他仍然沉浸在非常紧张和忧虑的心态当中,看着非常可怜。他把陪爸妈探视你的过程讲了一遍,虽然轻描淡写,但我能感觉到,这个人是个汉子,有作为,敢担当,而且他对你的感情是非常真挚的,他对你的爱不比爸妈对你的少。

昨天晚上我们把姐夫的行李带到了阿姆斯特丹,帮他找到了住处,是大学开的一家三星级宾馆,两栋楼,其中一栋专门接待访问学者,房价比另一栋便宜多了,17世纪的老建筑,里面的窗户,墙上的雕塑都是几百年的古董,地段和宾馆的设施也好极了,一个人住一个套房,有非常宽敞的客厅,里面办个舞会没有问题,还有厨房,锅碗瓢盆俱全,浴室厕所全新的,房子就在市中心的中心,唐人街上,从卧室里面看出去是中世纪的教堂和塔,还有海上皇宫,灯光打起来,别提多有情调。看到房间这么好,姐夫很伤感,这套房间一个人住太空,如果你能在,两个人一起出去买买菜,晒晒太阳,凭窗看看对面17世纪的老房子,运河上往来的游船,周末一起去看风车,或是去西班牙希腊,那该是多么浪漫的事情!

我有一种感觉,他这次真的是孤注一掷了,如果这次拉不回你,他是必定绝望的。因此,我也想尽我最大的努力。

这些天我又去找了很多资料,想了很多事情,每天都搞得很晚。因为一直想搞明白你的心魔到底是什么?为了搞清楚这些,我去那个网站(指法轮功的明慧网——编者)上下载了你们的那本书来看,我还下了古兰经、佛经、圣经来看,一个礼拜反反复复看这些。

你知道吗,我在看三大宗教的经书的时候,经常会连连点头,有的时候虽然没觉得完全有理,但看完之后,还是觉得学到了很多东西;但看转法轮的时候,不好意思,我心底里面冒出一丝丝凉意。我担心因为有成见而生误解,因此我把转法轮看了两遍,注解也看了,我确认自己这样看下来,我没有误解李洪志的意思。

做足了这些功课之后,我忽然想到一个办法,你不妨试试——设想你升腾到某一高度,原先的名字不再与自己有关,回身俯视原处,看一看:一个叫潘民的人,正在学那本书,背那本书,对那本书的一字一句佩服之至,而那本书究竟讲了些什么?透过书上讲的所有细枝末节,那本书的主旨讲的究竟是什么?还要看一看,那个潘民是怎么照那本书的教导做的?

我试用这个方法,鸟瞰那本书,不带成见地把它与三大教的经书作对比,有了很深的体会。我把体会送给你,与你分享,请你检验。

我觉得在《转法轮》里面,上上下下讲的就是两个字:一个字是“练”,教练习者怎样把自己练得不是人,把自己不当成是人地去练;另一个是“神”,作者反反复复地自吹是神,教练习者崇拜作者之伟大。

关于第一个字,为什么说“把自己练得不是人,把自己不当成是人地去练”?

因为按照你们的逻辑,人本来不是人,而是神(高层次的东西),因为私心太重,所以不断往下沉,掉成了人。所以接下来的逻辑就是:人是肮脏的低等的,属于人的东西都是不好的,如感情欲望等等,是要去掉的,去掉了,你就可以“上层次”了,即变成神了。所以我觉得,他要说的很简单,一个字:“放”,名利财要放(这是自然),感情也要放,夫妻之情,父母之情,欢喜之心,最后只要是属于人的天性全都要放下,反正就是不要做人,不做人了,你就是神了。

书上说要把坏的东西去掉,但是又说,人看到的好的不一定是好的,人看到的坏的不一定是坏的,所以,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坏的?没有定义。一个定义就是,违背了“真善忍”(对了,必须是宇宙的真善忍,不是人的真善忍)才是好的,否则就是坏的。那么什么是宇宙的真善忍?是真诚,真实,善良,忍耐吗?不是,那是人对真善忍的理解,人如此低级的东西,怎可等同宇宙的真善忍?那么到底什么是宇宙的真善忍?高层次的神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子的,神与神之间应该是什么关系?这些都没有定义。书里面只说,什么都放下了,就能有真善忍。我觉得这样说的话,婴儿是最最真善忍的,可是婴儿饿了就会哭,看见可怕的东西会恐惧,看见妈妈温暖的怀抱会扑过去,看见美丽的颜色会注目,所以婴儿也是有欲望的,要吃,要生存,要温暖和爱,向往美丽的东西,那是人与生俱来的天性,放不掉的,放掉了,没法活的。所以说,宇宙的真善忍,人永远达不到,恐怕只有死人才做得到。

虽然书里面花了很多篇幅讲功法,可是就算功法练得炉火纯青,又是为了什么?为了上层次做神仙吗?就算上了层次,做了神,那么他说的神是什么?什么都放下了,好的坏的,有的没的,全都放下了,这个神还有什么?没有人的天性,没有原来就有的、通过进化数十万年而得来的天性,也没有后来在修炼过程中注入的神性,我真的不知道这个“神”是什么?是“净白体”吗?那么净白体又到底是什么?我恐怕它什么都不是,也就是说,费尽千辛万苦,修炼出来一个大大的空。

要说“修心性”,能够练得宽容平和,通情达理,充满爱和感恩,懂得生活,对社会有责任心,那才叫怪!因为李从来就没有讲过这些。人总是按自己的善良来理解“心性”,以为“心性”当然就是宽容平和,通情达理,充满爱和感恩,懂得生活,对社会有责任心等等,却不知道,李说的心性不是这样的,他虽然没有明确地给他所谓的心性下定义,但那意思很明白,所谓心性,是“宇宙的真善忍”,说白了,所谓“心性”就是不要人性。

不明白,为什么要把人性碾得粉粉碎碎,才能是神?

如果人有灵,你觉得,人会在死后一下子完全改变吗?就好像一个人在卧室的时候是此人,到了客厅就变成了彼人吗?当然不是!他在客厅卧室都还是他自己,人之灵死后和生前的状态是一样的。如果人一生都怀着爱、感恩、宽恕、死后他的灵一样满怀爱,感恩和宽恕;如果人一辈子都在抱怨、嫉妒、愤恨,只看到罪恶,死后他的灵一样沉浸在愤怒、嫉妒、罪恶之中;所以我想,如果人性没有了,神性也同样消失殆尽;人性良善,神性自然也良善;人性丑恶,神性就变成了魔性;人性空洞,神性一样空洞无一物。

那本书中不断出现常人,常人,常人,只要不练的就是常人,你们必须彻底和常人区分开,常人所有的朴素的快乐,你们也要放下,因为那是欢喜心。常人父母哺育子女、子女孝敬父母所产生的快乐,常人夫妻恩爱,这些天性都要放下。该放下的放下了,连不该放下的也一并放下了,这就是他所谓的“修心性”。修到这一步,我不知道这样还叫不叫人,感情全部抛弃了,如何能够有同情?没有同情,何来慈悲?

人因为有感情,当看到别人痛苦悲怆的时候,他能把自己放到别人的境地,而感受到同样的痛苦悲怆,因此才能生出勇气与决心去救助别人而不求回报,因为有爱,有感情,人才能有勇气,有慈悲,当人不再只看到自己的时候,他才能超越自己,他的层次才是真正提高了。一个感情被放得干干净净的人是看不到别人的,那何来慈悲?

所以看吧,那个潘民和所有练习者们一样,强迫自己不接受自己,强迫自己放弃人类朴素的快乐和真情,强迫自己不去看父母的皱纹,伴侣的眼泪;他们练啊练啊,练得除了对师父的狂热崇拜以外,心里空空如也,已经没有心了。这样可以顺理成章地解释,为什么他们会有那样共同的特征:冷漠,没有感情,没有公益心,没有责任感,余下的只是练,练,练,为了练,不顾一切,为了捍卫“师父”,不顾一切;谁要不让他们练,他们就跟谁对着干。因为如果不让练,不信他们的那个神,那些练习者们就什么都没有了,因为什么都已经放下了,被颠覆了。这样俯视看一下,那些练习者们不要说失去理智是被外魔附体,其实他们根本就没有练错,他们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按照那本书的教导。那本书从头到尾,就是教他们练,练,练,说帮练习者们练,要是不练了,他就吓唬说“形神俱灭”。堕入这种状态,拿吸毒来比喻,恰当不过。吸毒者活着,一切为了吸,吸,吸,除了吸放不下,什么都放下了。

拿三大教来作对比,他们在对人的态度上都是一致的,那就是:人生而不易,能生而为人,是救世的功德,是无比尊荣,也必须无比珍惜的。三大教首先肯定的是人的价值和天性。其次,三大教对什么是好的,什么是不好的,都有非常清楚地叙述,细到生活的细节,如古兰经上有187条叙述讲什么是罪,什么是德,就连拖欠工资是罪过这样的细节都写入其中。再次,三大教非常注重人与人的关系,实际上他们整个讲的都是人与人的关系。他们的focus都是一样的:爱,宽容,尊重自己,尊重别人,懂得满足与感恩,懂得原谅,懂得同情,懂得给与,懂得分享……写得如此详细,是一种负责任的表现。相反,你们的那本书对这些都泛泛而谈,模棱两可,只能表明两点:一是作者自己就不完全明白;二是便于作者将来推卸责任。

所以,既然生而为人,为什么不尊重自己的存在?人生而需要爱,崇尚美好的东西,又为什么要强迫自己放下?当窗外阳光明媚,绿草菁菁,人们为自己爱的人付出同时又享受爱的回报,心安理得地快乐的时候,你们却要强迫自己不去享受阳光,不去享受爱,不去享受生命,这是多么残忍!而你们终于做成了,这是多么可怕!

那些练习者们总说:要说真话,可他们的师父其实也是人,对此,他们则无论如何不愿意接受,他们的师父也得病,在中国得病,要看医生,在美国得病,一样要看医生,这些信息只要用google到网上搜一下,可以找出很多出来。还有很多人确实练了之后,出现精神障碍,这些信息,练习者们都不愿意去看,也没有勇气去看,这怎么能叫真呢?

那些练习者们总说:要善。这么多年,我们只看到他们和中国政府针对针、芒对芒的斗争,没有看到有什么善举,除了自称九八年洪水捐了一些钱,就再也搜不到什么内容。既然国外法轮功能正常活动,他们是可以有很多机会做善事的,可怎么没有消息呢?荷兰这里的人们,不管有没有信仰,作善事是很踊跃的,去年荷兰皇太子就带了很多人专门跑到非洲去打井;很多国际知名的慈善组织都是荷兰人开创的,如FLYINGDOCTOR,BREADLINE等,每家每户慈善捐款平均是120欧元/年,这些不信法轮功的人善事可做在前头,而且他们做善事并不是为了宣传信仰,他们就是为了行善而行善。而你们那本书中讲做好事,不做坏事,可同时又说,好事坏事的标准和常人是不一样的,看到乞丐你不用施舍,因为做好事不着眼于小事,而要着眼于大事,可是善小尚不为,如何能为巨善?如果说大善是他们所宣传真善忍的话,到底什么是宇宙的真善忍?你们又做到了什么?

那些练习者们总说:要忍。那本书里面写的很清楚:不要记恨反对你们练功的人,相反你们应该感谢他们,因为他们帮助你们修炼。可是这么多年来,那个潘民和所有练习者们一样,和亲人的针锋相对又是什么忍?姐姐,我曾对你暗示过很多次,不要对家人进行精神暴力,爸妈也是被你整的没办法才让步的,从他们身上我看到的是你对他们的精神迫害,这叫忍?你对父母亲人的伤害,为什么就不能令你内疚呢?特别是妈妈,再这样下去,她根本支持不了几年,不生癌也一定会肿瘤。或许你认为父母愚钝,他们因为要靠你养老所以不让你练,不是这样的!这一次,不论我怎么安慰他们,他们都不能摆脱痛苦,因为他们不为自己痛,而是为你痛!痛你失去理智,他们从来就没有为自己想过,难道他们就活该下地狱吗?为了不让自己下地狱而把亲人推下去,一种致力于把人变成奴隶的信仰又是什么信仰呀?

还有,你说你身体练得好的不得了。做姑娘的时候,你的身体确实比我好,我老要吃中药调理,可看看现在,你内分泌紊乱有多长时间了?其实,我和爸妈都看得很清楚,每当你练得痴迷的时候,你就面黄肌瘦,眼神无光;每当你解脱出来的时候,你就体重增加。

这一次,爸爸和姐夫见到你面有红润之色,知道你现在是真想转化了。

如果当神仙,不能在该快乐的时候快乐,该美丽的时候美丽,该分享的时候不去分享,该爱的时候不去爱,该大声笑的时候不笑,该哭泣的时候不哭泣,这样的神仙我不要当。

上面说的是第一个字“练”,接下来简单说一下第二个字“神”。我看到那本书贯穿始终的是他在自我宣传,说师父可以给练习者下一个法轮,可以帮开“天眼”,师父法身可防外魔附身,师父可以保护练习者,总之师父是练习者当神仙的唯一依靠,教练习者崇拜师父。如果练得成,那是师父的功劳,练岔了,练疯了,出问题死掉了,那是练习者自己的业,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我知道有一个叫封莉莉的,还一个李国栋,都曾经是那么虔诚的弟子,就这样被抛弃了。如果他真是神,能保护他的弟子,那么,还怕什么迫害?还需要在那个网上天天反“迫害”?

他与常人一样,要吃五谷杂粮,要生病,要看医生,他也总会要死。说是什么“宇宙大法”,又说只有他才可以传法,那么,他死之后“宇宙大法”不就完了吗?可以随人而亡的,又怎能称“宇宙大法”呢?

我这样说了上面两点,你一定很难过。我理解,你毕竟追求了那么多年,可佛陀说过,人最痛苦的莫过于一辈子追求了错误的信仰。其实我也觉得,你不是为了当神仙,你是个追求完美的人,因此思想境界上你也一直在寻找一种没有一丝瑕僻的信仰。过去你推崇过圣经,但因为有十字军东侵而否定了这种信仰。可是那是贪婪的人们利用上帝作为工具,攫夺东方的借口,人的愚蠢与贪婪怎么能代表上帝?法轮功的教义据他说是很好的,真善忍,可是什么是真善忍,怎么真善忍,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他统统没有彻底地、清楚地解释。每个人因此有每个人自己的解释。你的解释必定至高至纯,因为空,所以完美,是不是这样?

姐姐,其实如果你想做回人的话,是会非常幸福和快乐的,因为上天待你不薄,你有聪慧的大脑,很好的教育,父母身体健康,文化水平也高,你有那么爱你的老公,他为你可以赴汤蹈火,你老妹我虽然蠢笨,但也是个不错的玩伴,还有那么多喜欢你关心你需要你的人们,这个人间多么美好啊!回来吧姐姐,回到地球。你会找到你一直在寻求的东西,真理通常都很简单,因为真理就在人们身边,就在人身上,可是你一定要回到人世间,找到你自己,这样才能找得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