阚仕林:“消业”害死了我妻子

反邪教虚拟社区2018/05/13

我叫阚仕林,今年65岁,家住上海浦东塘坊社区,海员退休。妻子杨守霞,小我两岁,我们夫妻原本幸福退休生活,因为“法轮功”而改变了。

1997年8月的一天,邻居张阿姨手捧一本《转法轮》到了我家,并说:“这个功法很神奇,不用打针吃药,能够‘消业’祛病,保佑家人平安”。当时妻子正因为患有心脏病、胃溃疡、风湿性关节炎以及生孩子落下的病症,长期需要医治静养,试过很多偏方也无济于事,病急乱投医的她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开始了习练法轮功。

张阿姨也真是热情,为她准备好了《转法轮》等书籍、录音带、光碟和一些练功用品。在张阿姨的带动下,我妻子每天清晨早早就去参加集体练功,从早到晚加紧“学法”交流,把“师父”李洪志的“经文”抄了一遍又一遍,诵读《转法轮》更是句句记在心;在家中她摘去了我们夫妻大幅结婚照,挂上了“师父”李洪志的画像,摆上香炉、点上香烛、奉上贡品,面对画像又是叩头作揖,又是念经打坐,把李洪志当着菩萨似的给供了起来。对孩子的学习她不管不问,照顾老人更是不当一回事,一门心思钻进了《转法轮》和练功“学法”上。

一段时间下来,她的病情本来是经过药物治疗有所缓解的。但她却偏偏认定是习练法轮功的功效,感觉身体比以前好多了,关节疼痛减轻了,精神也爽了。对于“师父”李洪志所说:“吃药并不能彻底治病,只是把病压回去了,只有‘消业’,把‘业力’消除干净,身体得到净化,人才能达到一种无病状态”,“真正的大法弟子,是不打针吃药”等等,她深信不疑。从此,她再也不吃药打针,不上医院看病了,全身心的投入到练功“学法”、“精进”之中。

她感激“师父”赐予她“消业”、“上层次”的大好机会,庆幸自己得到如此好的功法,一人练功、全家受益。《转法轮》书中所谓的“真、善、忍”、“做好人”、“救度众生”、“功成圆满佛道神”等等,使她觉得大开眼界,功理与众不同,又是无所不能,让人“精进”、“上层次”,修炼得好的话,还能“升天圆满”成仙成佛,这些更诱使她日渐痴迷,完全失去了自我。一年四季不管是刮风下雨,还是冰天雪地,每天练功“学法”是雷打不动,还要一直到深夜,再好的身体也会被拖垮。

我每次出海回来,总感觉她越发痴迷,看到她那日渐消瘦的脸颊,习练法轮功对她的病情不但没有减轻,反而是在加重。我时常发现她强忍着病痛练功,显得无可奈何,劝她不要相信“消业”治病,病身子要靠吃药保养。她对我的好言相劝十分反感,叫我以后不要管她习练法轮功,还振振有词的说:“我是大法弟子,要对‘师父’绝对心诚,必须去掉‘执着心’,你们常人‘层次’低,不懂得‘大法’,练功就能‘消业’治病,大法弟子都是‘神’,阻碍我练功就是破坏大法的‘魔’,将会受到‘师父’的惩罚”。她越陷越深已经到了无法自拔的地步,曾经温柔贤惠的妻子变得冷漠无情,以前我回家妻子笑脸相迎的景象没有了,反而是争吵越来越多,她那呆滞的眼神和她那无情的吼叫实在是让人难以忍受,我们小吵不停,大吵常有,夫妻情分已经是形同虚设,家庭的重担都在我一个人肩上,我有常常出海,无奈下我只能面对大海默默地流泪。

1999年7月,政府取缔法轮功,让我看到了希望,我本以为她会就此停止练功,可她却怎么也想不通,说:“法轮功能够强身健体,教人做好人,这样好的功法,国家取缔肯定是搞错了”。为了“讨说法”外出“弘法”滋事,搞得全家老少不得安宁,制作散发法轮功资料“讲真相”,家中的一点积蓄也被她折腾殆尽;所谓的放下“名、利、情”,使她变得没有一点责任心,把亲人当路人、甚至是仇人,年迈的岳父、岳母苦苦哀求,她没有丝毫的悔意,从骨子里完全成了痴迷受害的大法弟子。

2001年9月,我发现她身体状况已经明显不对,出现食欲不振,消化不良,恶心呕吐并伴有便血等症状。我要带她去医院看病,她不但不去,反而说:“患病是‘消业’,那是好事,师父在为我清理身体,帮我消除‘业力’,医院去不得,看病吃药只会把病业压进体内,会造成更大的病”。她面黄肌瘦、皮包骨头,人已经虚弱到不成样子了,我和岳父、岳母只能强行把她送进医院,经检查确诊为胃癌晚期,已是回天乏力无法救治。在她弥留阶段,仍然荒唐的认为这是“大法”在考验她,生病是“业力”回报,你欠了债就得还,“师父”是宇宙主佛,佛法大无边,“师父”的“法身”会保佑她,只要静心修炼就能“精进”、“上层次”,这是她多年修炼的“福报”,一心盼望着早日能像“师父”说的那样“圆满飞升”;然而,事与愿违,现实就是如此的残酷,“消业”不成反而搭上了性命。

2002年春节的正月初二,我的妻子永远离开人世,时年才52岁。夫妻成双成对、白头偕老……,很多很多美好的愿望就这样被法轮功“消业”给毁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