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害苦了我们母女

反邪教虚拟社区2018/05/13

我叫龚敏芳,今年61岁,家住上海浦东尚府社区。原籍江苏扬州,13岁跟随父亲来到上海。1979年结婚,1980年4月怀孕仅七个多月早产生下女儿圆圆。她两岁多还不会站立和走路,医生诊断为痉挛性脑性瘫痪。为此,丈夫成天唉声叹气,婆婆总是抱怨不止,婚姻维持不到三年便离了婚,残疾女儿由我抚养。“儿是娘身上掉下的肉”,我把所有的爱都倾注在女儿身上,那时,我在一家食品厂工作,收入不多,但我仍然坚持为女儿求医问药,尽一个母亲的责任。

2010年9月初的一天,我买菜回家,发现门缝里塞了一张传单,醒目的“国度请柬”四个红色大字引起了我的好奇。我捡起来看了,大意是只要信了全能神,听全能神的话,不仅能保你全家平安,祛除百病,还能避免大灾大难,得到更多的“福报”。传单的背面还印了一些信全能神而得到“福报”的事例。

过了几天,在菜场买菜认识的摊主小吴送菜到我家,平时遇女儿病了等买菜不方便时,我就打电话请小吴送菜来。可那天我奇怪她怎么来了,她进门就问我有没有收到过一张“请柬”,就是那张“国度请柬”。她见我一脸的疑惑,便说:“阿姐,看你也很不幸,这么多年了,一个人带着残疾的女儿,真是不容易”。这句话说到了我的伤心处,也真的感到有点委屈,心酸的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她乘机说:“那张请柬就是‘邀请’你跟随全能的神走,神必会赐福于你家,给你带来幸福平安,特别是对你残疾的女儿有很大的好处。”她劝我接受“邀请”,看我一直犹豫不决,便带有威胁的口气说:“你前半生已经很痛苦可怜了,如果不信全能神,后半生更是灾难重重,包括你的女儿”。对女儿我一直忧心忡忡,无数次夜里从睡梦中惊醒,我们母女俩无依无靠,将来我撒手归西,残疾的女儿独自留在世上,该怎么办?也许“全能的上帝”真的会帮我们解难,于是,我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接受了全能神的“邀请”。

那段时间,小吴陆续给我送来了《神隐秘的做工》、《教会工作手册》、《审判从神家起音》、《国度福音见证问答》、《讲道供应专辑》等资料让我认真阅读。每周三还带我去附近小区一个民宅内聚会,由一个叫慧珍的妇女带领我们学习,从慧珍口中得知,她是我们的“带领”,小吴是“福音执事”。在她们的不断“教导”下,我相信了的全能神的种种蛊惑,诸如“只有悉心听她话语,寻求渴慕她的人才能跟随她的交通得到她的应许。除此之外的人,都能受到灭顶之灾与应有的惩罚。”等等,我相信全能神是宇宙中唯一真神,是万事万物的主宰,我要虔诚祈求“神”保佑我们母女俩。在家里,每天一有空就看那些资料,而且,和慧珍她们聚会的次数也增加到每周三次,有时,回家晚了,女儿饿得直叫的声音离家很远处即能听到,尽管心疼,为了能得到“神”的保佑,我还是坚持参加聚会。

几个月的频繁“交流”,我有点身心疲惫,遇上女儿发烧感冒,我实在撑不住了,有几次聚会我没参加,小吴和慧珍便轮番来我家。她们说:“这么长时间你的状况没有什么改观,那是因为你意志不够坚定,只要你坚定地跟随神走,神一定会保佑你和你女儿,半途而废是要受到报应的。”我十分害怕,只能听从她们的安排,从此,不敢有任何缺席。

2011年7月的一次聚会上,慧珍要大家向“神”表诚心,也就是要向“神”捐款,叫做“奉献”,只有“奉献”了,才能真正让“神”感受我们的“诚心”,从而,尽快得到“神”保佑。当时我虽然经济不宽裕,但为了得到“神”的“赐福”,我马上表示我愿意“奉献”。把家里用来给女儿治病的5万块钱,分三次全都捐了,以表“诚心”。那时,我完全失去了理智,以为钱捐得越多就越快得到“神”的保佑,所以,不但捐出了女儿的治病款,后来每月还拿出一半的退休金作为“奉献”,生活极其节俭,就连女儿想吃点肉我都不给买。也不再给女儿治病。一心一意的等待“神”的“赐福”。

我越看越虔诚地参加每一次的聚会活动,和教友们交流,一起“唱神歌”,“跳灵舞”,开始是半天,渐渐地一去就是一整天,有几次还一连几天出远门去“传福音”。残疾的女儿生活不能自理,我要出远门前就买一大堆面包馒头放着,随她自己吃,有时回到家见面包上都长了毛,就在心里暗暗告诉自己:“神”会看到我的虔诚的,会来保佑我们母女的。回到家也不像以前哄着女儿了,只顾自己看“神书”、听“神歌”,整天想着的是“神啊,天地万物的主……”之类的话,我把一切全都寄托在全能神的世界里,日日祈求、夜夜祷告。

2012年2月底的一天,女儿生病发烧,咳嗽不止,痰中带血,我无奈地陪在女儿身边,小吴和慧珍见我没参加聚会,来到我家,知道我女儿病了,就在我女儿的脑门上贴了一张红色“赐福”的纸条,还使劲捏她的鼻子,女儿疼得哇哇直叫,她们还呵斥女儿不许叫,也不许我送女儿到医院看病,说只要我虔诚地信全能神,就能把病祛除,或许还能使我女儿康复成正常人。在她们的诱惑下,我就没给女儿看病吃药。三天后的早晨,我扶女儿坐起来洗脸,突然女儿昏倒在床上,只见她脸色发白、呼吸急促,还不断抽搐,我急得在床边连连祷告,求“神”救救女儿,然而,女儿不仅没好转,反而抽搐得更厉害了,我边摇着女儿,边哭叫着女儿的名字,邻居听见了我的呼喊声,纷纷来到我家,大家怪我怎么不送女儿去医院,多亏好心人的帮助,及时把我女儿送到了附近的医院,经抢救才保住了性命。医生告知,女儿患的是肺心病,需要好好调养。看着女儿躺在医院床上虚弱的样子,我心痛不已。这时,我心里在犯嘀咕:我如此的虔诚,“神”为什么见死不救呢?

女儿看病的没钱了,更别说吃营养调理身体了。我就去找小吴和慧珍借钱,她们不仅不借,还说这是“神”在惩罚我不虔诚,让我“奉献”财物。我还不够虔诚吗?我竭尽全力捐了“奉献款”,把女儿看病的钱都“奉献”了,我哪里还有钱啊?这不是把我往死里逼吗!我越想心里越难受,全能神骗走了我所有的积蓄,“赐”给我的却是极大的心理创伤和女儿致命的病魔。

全能神害苦了我们母女俩!为此,我悔恨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