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后才下葬的骨灰

反邪教虚拟社区2018/05/13

我叫汪洪宝,1971年出生,家住上海浦东,在沪浦海运集团工作。今年冬至我特地早早赶回乡下家中,把我母亲的骨灰送到郊区的公墓上去安葬。晌午时分,在公墓来往的人流中,那不远处看到赶来的姚家老妈妈,她的独养女儿被法轮功害死已经十年了,让人甚为惋惜、遗憾。

那姚家老妈妈原是我们家的老邻居,年近八十高龄,只见她白发苍苍,弯腰驼背,步履蹒跚,右手拄着拐杖,左手提着一个放满饭菜的篮子,篮子里还有一束菊花。我愣愣地站立在路旁,走到我跟前的老妈妈虽眼神有些呆滞,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我,声音嘶哑,脱口就叫上了我的乳名“阿宝”,并告诉我她女儿的骨灰也是上午刚刚下葬的,这让我惊讶不已:她那心爱的女儿被法轮功害死已经十年,女儿的骨灰竟然一直安放在家中,老妈妈整整陪守了十年!见我问及,姚家妈妈又流出了眼泪,拉着我的手不停地颤抖:“阿宝,是我舍不得,舍不得呀!”那情景真让人肝肠寸断!我搀扶着老妈妈,走到公墓最后排的一个新墓前停下,看着墓碑上年轻的遗像,我一时也无法克制,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事情还得从头说起。

她叫姚春莉,我们是一同长大,同窗学友,她比我小一岁,父母老来得子,四十出头才有了她这棵独苗,可谓是“掌上明珠”。那时,她父亲在城里工作,家庭条件较好;姚春莉聪明可爱,成绩优秀, 1990年高考她被上海医科大学录取,成为一名白衣天使,勤奋刻苦的她,在我们地段医院没多长时间就成了医务骨干。所以,她一直是我们同学羡慕的校花。但是,她的美好前景因为法轮功而改变。

上世纪九十年代,姚春莉的妈妈因患胃病和风湿性关节炎,听人介绍说习练法轮功能够强身健体,一段时间后,因为身体得到了锻炼,再加之心情放松,她感觉习练法轮功对她身体的病痛是有明显效果的,她又轻信什么“一人练功,全家受益”,能够保家人平安,她认为女儿小时候患过肾病,从小体弱多病,现在虽然是一名医生了,几年来的贫血、胃痛等一些老毛病总是没有什么好转,便劝女儿同她一起习练法轮功。经不住母亲的执意唠叨,也出于好奇,以及从医生职业考虑和对气功的爱好,认为气功有疏通经络、调整气血、平衡阴阳、强身健体等保健作用,于是,姚春莉从1998年初开始同妈妈一起习练法轮功,鬼使神差似的很快就痴迷上了。

我几次远洋出海回来找她,想同她叙叙老同学的友情,她却一个劲地跟我谈法轮功,说什么法轮功功理与众不同,让她大开眼界,庆幸自己得到了好功法。还听她振振有词给我讲什么《转法轮》,神魂颠倒地口不离“师父”,言不离“大法”。那本书中的“提高心性”、“上层次”、“真善忍”、“放下‘名利情’”、“圆满”等让她深信不疑,每天抄录诵读。还说什么修炼法轮功不仅能祛病健身,还能“往高处带人”,修炼得好的话,还能“升天圆满”“成仙成佛”。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她对“师父”及其“大法”的感恩、崇敬以及顶礼膜拜已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有一次她甚至神秘兮兮地对我说“师父让她开了‘天目’,看到了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对于这种荒唐的说法,虽然我一再劝她醒悟,但看着她怪异的眼神,我越来越感到她的陌生,往日纯洁可爱的姚春莉已经远去,我们也就断绝了来往。

从此以后,她痴迷法轮功完全失去了自我,整天把“学法”、练功当作头等大事,一有空就找功友交流学习心得,晚上与妈妈一起练功到深夜。上班也没心思了,给病人看病时,她不是认真地对症下药,而是劝说病人练功,说什么吃药、打针并不能彻底治好病,只是把病暂时压回去了,只有练功“消业”,把“业力”消除干净,身体得到净化,人才能达到一种无病状态。病人对她的反常表现非常反感,也有好心人提醒她注意,要保持一名医务工作者最起码的医德和形象,但她内心深处已经放不下对法轮功的依赖,整天沉迷于练功、“学法”、打坐。1999年9月,在处置一名急诊病人时,她竟然劝说重症的病人及其家属习练法轮功,延误了病人的诊治,造成了医疗事故,被医院停职。

暂时无所事事的姚春莉不但没有吸取教训,反而认为医院所有的好心人都是“魔”,“师父”正在对她的心性进行考验。“经文”中“师父”说:“坚修大法心不动,提高层次是根本,考验面前见真性,功成圆满佛道神”。更坚定了她修炼下去的信心和决心,觉得无论外部环境怎样,决不能半途而废,现在可以再也不受任何羁绊,全身心地投入修炼。为求早日“圆满”,她与母亲整天不是练功,就是背“经文”,惶惶不可终日,茶饭不思、冷热不管,曾患有肾炎病史的她,又长期贫血,致使严重营养不良、体质下降。但为了显示修炼“大法”的威力,她从1999年底就完全停止治疗。她老父亲害怕她做出过激举动,也不敢强制她去看病。后来发现她吃饭越来越少,还经常呕吐,胃疼痛时浑身冒汗,她却强忍着说:“没事,师父在帮我清理身体呢,我在‘消业’,我没有病。”老父亲如果买药回来,她就把药扔很远。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往日红润的皮肤变得干涩发黄,枯黄的头发胡乱地扎在脑后,昔日清澈的双眸变得浑浊呆滞。这样下去,姚春莉的病越来越重了,经常走路摇摇晃晃。

2000年11月29日清晨,她突然在家中摔倒,昏迷过去。她母亲不是马上叫人将她送医院,而是找了两个功友围在她身边“发功”,祈祷“师父”的“法身”立即降临,保佑女儿平安无事。老父亲已是忍无可忍,气愤之极,来叫我们邻居来帮忙,当时我正好远洋返航回家休假,得知消息,一个箭步冲到她家,推开那两个还在练功的功友,背起姚春莉急送医院。经医院检查,让人震惊,查出她原来的肾炎病复发,已经恶化成肾功能衰竭,胃炎病也已是严重胃溃疡伴极度营养不良,人已虚弱到极点。此时的姚家老妈妈看着女儿奄奄一息,一天不如一天,真的急了:什么法轮功,什么“师父”,我和女儿诚心诚意练功“求法”,却落得这个下场,那真是害人功啊!老妈妈跪着求女儿接受医生的治疗,但为时已晚,姚春莉终因多个器官衰竭而早早离开了人世,那年她年仅28岁。

女儿的死让姚家老妈妈伤心不已、失魂落魄,满腹的苦水无法倾诉,一度曾想一死了之,随女儿而去。女儿的死也真是敲醒了老妈妈,她对法轮功恨之入骨,更是悔不当初。老妈妈一直自责是她自己害死了女儿,所以把女儿的骨灰放在身边,每天陪伴着女儿,跟女儿说说心里话,整整十年,真是哭干了泪水、哭瞎了眼。今日我见到的老妈妈已是孤苦一人,油然而生的一种责任感,我要照顾好姚家老妈妈,因为人间才有真情在,现实生活才是最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