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除魔”,徐秀英差点害死外孙

反邪教虚拟社区2018/05/13

徐秀英,家住上海浦东新区,1996年从上海纺织厂退休后,为了给外孙治病修炼了法轮功,逐渐痴迷其中。

徐老太的外孙小伟,出生3岁时因高热烧坏大脑而弱智。徐老太听说习练法轮功能帮外孙“消业”,每次练功都叫上外孙,虽然外孙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痴迷其中的徐老太,认为外孙的毛病都是其前世造孽所种下的“业”,今世才受到报应的,只要修炼法轮功,“师父”才能帮助外孙消业。所以,徐老太认为不仅自己要修,还要让家人修,要全身心地投入。

早先,徐老太邀功友来家里交流、“学法”时,还都带着外孙一起,为外孙祈祷。可年已9岁的外孙已经到了顽皮的年龄,根本就不喜欢跟外婆的那些功友在一起玩。1997年7月,徐老太对不肯打坐练功的小伟大打出手,使得小伟看到外婆练功就哭闹。原本为了给外孙消业的徐老太,至此不但没给外孙消业,还增加了外孙的心理负担。

特别是1999年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以后,有些弱智的小伟从电视新闻里和邻居的谈话中得知法轮功是坑人的邪教,是跟好人作对的,所以就更加反感外婆这些老太婆们聚集在一起,并且小伟采取了他特殊的方式对抗他外婆老徐。

每当小伟被外婆逼着坐下来练功或者听法时,小伟就走到屋外大声对邻居讲:外婆在家里练法轮功喽!法轮功在害人噢!这样弄得徐老太和其功友很难堪,为此,老徐以及她的功友都认为小伟“业力”太大,甚至功友中有人说小伟是魔,是一个不可教化的魔,更有功友提出要帮徐老太来除魔,让小伟得到超生!

徐老太起初舍不得,认为是外孙年龄小又弱智不懂事。但经不起功友的蛊惑,加上外孙一而再,再而三地大声嚷嚷,就将信将疑地接受功友的建议了。

2002年2月,功友为徐老太出了个主意,说在外孙的饭里放灭鼠药,并为徐老太送来了灭鼠药。徐老太将信将疑、慌里慌张地在外孙的饭里放了。也不晓得是药量小了还是药力不够,外孙吃饭后,仅仅出现了腹泻呕吐的症状,但还是活了下来。

徐老太和功友觉得很奇怪,怎么这个“魔”就去不了呢?功友建议徐老太再投多点灭鼠药。

功友中有良心发现这样做是很缺德不人道的,于是说出了这件事。居委会获悉情况后,通知徐老太的女儿,让其注意保护儿子的安全,才使徐老太及其功友的阴谋没有得逞。

没有除掉外孙这“魔”,老徐认为是自己层次不够,所以他想尽一切办法,按照李洪志的要求去做,希望能提高层次,挽救外孙。

2003年1月,徐老太的功友朱老太在临死前,将印有法轮功字样的长3米多,宽近1米的横幅交给了她,并叮嘱其好好保存,说是“师父”的“法身”会保佑你的。徐老太如获至宝,带回其家。因家人都反对其练法轮功,徐老太只能将横幅偷偷地藏在家里一个不显眼的角落,但她相信能帮助外孙消业。

2006年上半年,政府为改善居民的居住环境,对徐老太家那片旧区进行拆迁改造,徐老太顿时慌了手脚,心想那横幅是不能再藏在家里了,等搬了新家,家人肯定不会允许带过去的。

那些年,徐老太心里很纠结,心想这横幅一直藏着掖着也不是个办法,万一“师父”责怪自己没有尽到“弘法”的责任,怎么办?同时,又想“师父”的“法身”无处不在,只要“走出去”拉出横幅就能受到“师父”的“法身”保护,也就能成为“精进”的大法弟子,外孙的“业力”也就消不了了。

徐老太将法轮功的横幅放在家中,就像捧着一个烫手的山芋,既不能坦然地面对家人,但又不敢贸然处理,怕得罪了“师父”而遭到报应。徐老太辗转难眠,坐立不安,要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想来想去,想出了一个“绝妙”的办法,把那横幅偷偷地挂出去,一方面,算是对得起“师父”,为自己“上层次”、追求“圆满”留了后路;另一方面也总算是把那烫手的东西送了出去,打出横幅也就是“讲真相”,功德无量,也了却家里的后顾之忧。

于是,徐老太乘家人不注意,偷偷将那横幅进行了改制,又约了功友,56岁的翟阿姨一起,经过打探踩点,终于在5月1日晚上,将横幅挂到了跨江大桥下的一个比较偏僻的围墙上。

然而,徐老太的横幅不但没能保护她,更没能帮外孙消业,相反被人举报受到了法律制裁,在社会志愿者的帮助下,徐老太才明白是自己糊涂。

如今,醒悟后的老徐后怕不已,时常向人讲述自己差点害死外孙的荒唐经历,以警示世人。